Joe Amon-美国吸毒女孩的丹佛乞讨路

2019-10-10 作者:生活   |   浏览(64)

在美国丹佛街头,常常可以看到举着牌子的行乞者。这些人当中很多都是长期毒品吸食者。依靠海洛因带来的亢奋,他们能够在外面连续“工作”十二个小时,但却又不得不依靠下一轮的吸食或注射来维持这种状态;这些“瘾君子”身处的就是这样一个恶性循环。

故事的主角安吉尔来自威斯康星州中部,原本有着不错的生活,和男友到西部打拼失利后来到丹佛,一直靠行乞勉强维持生计,获取吸毒所需的资金。《丹佛邮报》的摄影记者乔•阿蒙历时半年,记录了安吉尔从在丹佛街边行乞吸毒到戒除毒瘾回归正常生活的艰难蜕变。

图片 1在丹佛一座桥的桥洞内,安吉尔正为自己注射毒品。她几次将针头扎进去找血管,但都没有成功,嘴唇因吸吮伤口而变得鲜红。

图片 2刚来丹佛几个月的德里克也是一名“瘾君子”,他正坐在阴凉里摇头晃脑地看着安吉尔换了个地方在向路人要钱,因为这样能得到更多的收入。安吉尔说,“我总是会被问到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在这里过这种生活?没有为什么,就是这样。”

图片 3安吉尔正在收拾她用垃圾箱改装成的床铺。自从离家出走后,她一直睡在这样的垃圾箱中。安吉拉和男友乔离开威斯康星州的家,决心戒掉先前的毒瘾,但只坚持了15天。他们来到丹佛后,乔因之前的犯罪记录进了监狱。“我不介意睡在露天里,但和乔交往了六年后,我讨厌一个人睡。”安吉拉边说边把她从一个男人那里得到的大睡袋铺开。

图片 4早上起床后,安吉尔为她一天中的第一次注射做准备。“我每天早晚注射一次海洛因,少一次都会让我感到非常难受。”她说,“每天早上的一次注射尤为重要,感觉整个人都要靠这样来维持一个正常的状态。”14岁时,安吉尔在母亲的影响下开始吸食可卡因。

图片 5从男友的银行账户中取出钱,安吉尔立刻找了一家廉价旅馆,奔向房间里的浴室配毒注射。在这个房间里,安吉尔能够舒舒服服地洗澡,安心地注射毒品,并享受一晚室内的安眠。

图片 6安吉尔在丹佛一家廉价汽车旅馆的卫生间地板上清理她的背包,将包里用过和没用过的注射针头、配毒用具分开。

图片 7 刚在旅馆房间里洗完热水澡的安吉尔。

图片 8安吉尔举着牌子向过往的车辆要钱,“我一天能要到至少80美元,有时更多。有的人一下会给我100美元。200美元是我拿到过最多的钱。”

图片 9安吉尔手腕上的针眼。

图片 10在街上“工作”一天后,安吉尔所得的钱只够和朋友合买一包海洛因。因为买第二包的钱还差7美元,她需要在街上继续乞讨。为了省钱,她买了一罐维也纳腊肉罐头。深夜,第二天早上用的海洛因还是没有着落,安吉尔只好没精打采地回到睡觉的地方。

本站所有图片都来自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gao@imgii.com 1 2 3 4 下一页

本文由金沙国际jsa-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Joe Amon-美国吸毒女孩的丹佛乞讨路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