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jsa梦幻西径山行

2020-01-04 作者:生活   |   浏览(102)

黄山西海饭店¥910起立即预订>

金沙国际jsa 1

黄山排云楼宾馆¥170起立即预订>

展开更多酒店

发表于 2005-05-31 13:23

曾经与五岳中的三岳擦肩而过,一直引以为憾,“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遂打算用黄山之行来弥补前面的遗憾。一次旅行也像是一次赌博,你永远不知道等待你的是什么,我把赌注押在黄山,心中却是胜券在握的,她不曾让任何过往的游客失望,我相信我亦可以与她对话。 在去往黄山的火车上就一夜兴奋,辗转无眠。半夜三点多,火车停靠在一个不知名的小站,探头一看,又是一个月圆之夜,月色皎洁,距离上次和吉吉一起出行刚好相差两个月。拿出相机来,无奈半天找不到合适的角度拍摄,只得作罢,辜负了这月华如水的夜。为了第二天不辜负黄山的旖旎风光,我强压心中的兴奋,终于在天色将明时分,浅浅入眠。 从浅浅的睡眠中跋涉出来,已经到了此行的目的地黄山。坐上开往黄山的汽车,已感觉她的气息扑面而来。满眼都是青翠欲滴饱满的绿色,让我顿时觉得自己生活的钢筋水泥的城市像是人间地狱,尽情呼吸这清新潮湿的空气,完成难得一次的吐故纳新!山峦迭起,像慢慢在眼前铺展开的水墨画卷,墨迹未干,看得见水汽氤氲,云雾缭绕。山路旋转上升,心情也在快乐的晕旋中缓缓放飞,先我一步登顶雀跃了! 心情可以放飞,而我还是要拾级而上,一步步开始我的征程。从云谷寺出发,到白鹅岭,我们走走停停,将近三个半小时。这段路走得极其艰难,爬到一半的时候,我甚至想,怎么会想起来要来爬山的,下次再也不爬了,累煞我也!这段路上没什么景点,就是埋头爬山,手中的拐杖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也是第一次明白了拐杖是怎么用法,感觉呼吸困难的时候,看见自己身体的弯曲幅度竟然与石阶的倾斜度相差无几,全是借助拐杖的力量硬把身体往上拉。不知经历了多少次咬紧牙关的坚持,终于到达白鹅岭,看见海拔1770米的标志,所有的疲劳一扫而光,转而被自豪感所取代。很快登上始信峰,景色渐佳,沿途经过了连理松、黑虎松、龙爪松等,而我印象最深的却是始信峰顶,旁边几乎垂直的悬崖上挺身而出的一棵松树,据说被称为小迎客松,她极力要伸展自己去拥抱山间的云雾清明,在我眼中,在那时漫开的黄山薄雾中,她化身作一只展翅欲飞的鸟,承载的是我的心,直冲云霄。 都说山上的天气瞬息万变,果然名不虚传,刚才还秀丽清朗的山峰,转眼已披上雾纱,娇羞万状了。雨点就在这时滴在脸上手上,清凉似晨露,闭上眼睛,感受这大山的恩泽。不过就是闭眼睁眼的瞬间,雨停雾散,刚才的山峰也已撩下面纱,款款而立,清丽得像刚出浴的少女,无限风情,写在眼角眉梢。一缕雨后的阳光透过渐行渐远的云雾,洒在对面少女的脸上,让她顿时艳光四射,按动快门的声音此起彼伏,奏响了这个下午最激昂的乐章。 过了猴子观海,来到西海景区,又落起了雨,我们在西海饭店停下,大休整。雨停后,我们向晚上的落脚地——排云楼宾馆进发,顺利办理好入住手续,终于可以丢下背上压迫了我一天的背包了,一身轻松,去逛西海大峡谷,其实我更愿意称她作梦幻景区。因为她,的的确确,如梦似幻。正是雨过天晴最好的时候,整个峡谷是无比润泽的碧绿颜色,远处的山峰是水墨画里用水晕过的浓墨色彩,凝重而轻盈,遥远而亲切,像一位睿智的长者,静观风起云涌。我喜欢站在悬崖边上看谷底的植物,看长在崖壁上的杜鹃花,看自己心底的影子,此时与我心手合一,如此靠近。我看对面陡峭的山峰,我爱他垂直的棱角,大自然真是鬼斧神工,可以让柔美与峻峭如此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如果有一天可以在梦幻景区蹦级,我一定愿意做第一个尝试者,试想,当你张开双臂,飞向这现实里的梦境,耳边有呼啸而过的风声,脸颊有飘然而至的云雾,心中有无限孤独的喜悦,即使化身谷底的蝴蝶,不也是一种美? 可惜天色渐暗,我的梦幻之旅刚刚开了个头就仓促收尾了。夜晚的黄山格外寂静,我想,在海拔1800米思念一个人,是否这份感情也可以得到升华呢?想不出答案便昏昏睡去,一夜无梦,许是白天梦得太多了。凌晨四点醒来,同行的两个男生已经起床出去观察天色,回来说月色皎洁,看来有希望看到日出,顿时来了精神,起床穿衣梳洗。退了房间,又背上沉重的背包,时间不多,宾馆的服务员说去光明顶肯定来不及了,建议去宾馆背后的一个山坡。几乎一路小跑,终于在第一缕曙光面世之前赶到。云层很厚,早晨的霞光太柔弱,穿透力不够,仅仅在云层之间打开一条窄窄的缝隙,是无比瑰丽的红色,渐染渐深,慢慢酝酿着即将喷薄而出的第一缕阳光。那缕阳光是在一瞬间出现的,脆弱的金黄色,不过几秒钟,就匆匆消隐了,躲在云层后面再也不肯出来。有点遗憾没有看到完整的日出,但也知足了,能在黄山与早晨初升的太阳打个照面,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运气。 下来正式开始一天紧张的行程。天气不错,远远的看见传说中女娲补天剩下的那块飞来石,在《红楼梦》片头里出现过的。我们翻山越岭,一步步与她靠近。据说这是一块能带来好运气的石头,摸四下便可以交桃花运,我不信,如若是真的,宝黛的爱情也不会是如此结局。及至到了飞来石下,我还是摸了四下,不信归不信,我并不拒绝给自己做梦的空间和理由。 一早上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都很好,天气也好,走走停停,拍了不少照片,很快就越过鳌鱼峰,到了光明顶。不巧那时刚好起雾,什么也看不见,未能领略那里的风光。赶往迎客松,与那棵名扬世界的松树合了影,稍做休息,看见云雾中时隐时现的莲花峰和天都峰,那才是我们今天要征服的主要目标。 莲花峰并不陡峭,没费多少力气便登到峰顶,抱着黄山最高海拔的标志合影留念,下面就是无底悬崖,心里有点害怕,我觉得自己当时的神情肯定是极其狼狈的。我们在峰顶吃完了最后仅有的半袋压缩饼干和一罐午餐肉,包轻了,腿更重了。下了莲花峰,来到天都峰脚下,阳光毫无遮挡地照在那条无限延伸的登山台阶上,觉得眼晕。开始还拄着拐杖往上爬,后来就干脆戴上手套,直接手脚并用,名副其实的爬山了。两边都是悬崖峭壁,不敢分神,满眼就是无穷无尽的台阶。我想起有部电视剧名叫《飞刀又见飞刀》,我们是台阶又见台阶!我们的水很快只剩下一瓶了,前面的路还很长,考验我们的时刻才真正开始。我们四人轮流喝那瓶水,一次一口。终于坚持快到峰顶,稍事休息,准备一口气登顶。我们背后的两个年轻游客拿出他们在山下买的黄瓜吃起来,每个人都清晰的听着黄瓜在他们嘴巴里咀嚼时的清脆声音,闻着黄瓜特有的清香,不禁面面相觑:太过分了,这样刺激我们!吉吉自言自语的叫起来:“能不能分我们一点啊?”背后的两个人许是累极了,对于我们的议论充耳不闻,我们为免受折磨,收拾行装上路。这是我第一次对黄瓜产生如此深刻的感情,难以忘怀。 终于走到传说中的鲫鱼背,没什么感觉就走过去了,回过头来还问别人确认:这是鲫鱼背吗?得到肯定答复后,不禁得意:不过如此嘛!后来想想之所以没觉得特别惊险是因为雾太大了,几乎遮住了鲫鱼背以下所有的地方,所以不觉得有独立于群峰之上的突兀。到了峰顶,喝完了最后一点水,下山消耗体力小些,要坚持到天都峰脚下才能补给了。 以下的这段路程是我终身难忘的,也是整个旅程中最惊险的一段。我们是从后山爬上来的,因此选择从前山下山。天都峰的前山异常险峻陡峭,很多地方几乎是直上直下的,并且每级石阶都很高,雾大潮湿,不时有些打滑。“上山容易下山难”,这次终于有了深刻体会。爬了这么多山路,腿已经很酸痛,下山的时候,腿几乎是僵的,不能打弯,如果靠惯性往下冲,是极其危险的。我们开始相互搀扶着走,到了后来,我一个人是一级台阶也不敢迈了。 仍旧不停出汗,与上山不同,这次是因为紧张。我看着脚下的台阶,有命悬一线的感觉,生命这时似乎已在自己的控制之外。饥渴难耐,我们摘了不少杜鹃花,去蕊取其花瓣,咀嚼解渴,味道倒还不错,酸酸甜甜的。我想,天都峰封山这么多年,怕也与植被被如此破坏有关吧。路上经历了几次有惊无险的尖叫,终于到了天都峰脚下,松了一大口气,补给了水。临走时发现有黄瓜卖,想起黄瓜先生对我们的刺激,还能忍得住这诱惑?赶紧买来,从没吃的如此干净过。 下面的山路比较平稳,慢慢心里放松下来,没那么紧张了。走啊走,又是将近一个小时,终于到了慈光阁,看见外面停的出租车,心和脚一起踏实起来,这条命总算是捡回来了! 上了车,安全了,心又活了过来,还想再游一次黄山,和情人。去情人谷谈情,去梦幻景区做梦。愿浓情似谷深,愿美梦永不醒!

本文由金沙国际jsa-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金沙国际jsa梦幻西径山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