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jsa三亚归来

2020-01-04 作者:生活   |   浏览(162)

金沙国际jsa,发表于 2008-08-19 11:13

在流火的8月,我们决定到三亚看海。打过一通电话后,我发现携程的机票价格折扣颇高,而旅行社的折扣几乎是前者的一半,我当然选择后者。我们的旅行方式是三亚自由人,通过旅行社订下机票和酒店,在当地驻留6天5晚。由于W尚不满四岁,为了减少舟车疲劳,我们计划前两晚在距离机场最近的三亚湾,接下来两晚在亚龙湾,最后一晚再到三亚湾等待次日早晨的飞机。由衷的喜悦随着飞机腾空而起,成年人的生活里已经少有如此的惊喜和期盼,事实上,这次旅行的过程中充满了惊奇。入 住由于飞机晚点,到达凤凰机场已是深夜,我们抱着睡意朦胧的W出来的时候,L碰碰我的胳膊说:“你看!那人举的纸牌上是你的名字!”我走过去询问,原来他接的就是我们!当然接下来就是司机不停地推荐旅行路线,希望包他的车,我和L告诉他,我们的游玩方式是随意,没有特别的计划,但是可以留下他的名片,方便的时候会和他联系(这是在外旅游的必备说辞)。因此,顺利地入住到金凤凰酒店。这是一家四星级酒店,与海滩只有一条马路之隔,在房间里可以直接看到沙滩、大海和椰林。美中不足的是酒店处在一个丁字路口,车辆噪音颇大。海边还有个休闲广场,就像任何一个城市里都会出现的,傍晚后音乐响起,50岁左右的交际舞爱好者翩翩起舞;音乐节奏变了之后,一个年轻的身材妙曼的女子非常陶醉地独舞。当然,适当的时候还会有高亢的女声唱歌。第二天第二天早晨,我们信步来到海边,到底是热带的阳光,毫无遮拦地洒下来。远处的海水是湛蓝的,空中的云让人想起风起云涌,或者风云叱咤之类的成语,很是雄奇。海滩上可以看到大海送来的很多礼物,贝壳、小块的灰色珊瑚、小鱼。沿着海岸线种植了很多高大的椰子树,为我们送来难得的清凉,一个当地的小女孩自己玩耍,她把贝壳装到小碗里,倒进水又倒出来;一个当地的男子扶着蹒跚学步的婴儿,让海水一浪又一浪地拥抱他赤裸的小身体。我们决定品尝一下当地的椰子水,就随便找到一家小店。店主坐在小桌旁,眼前摆着大盘的鸭头,看样子他很享受。我们一边喝椰子水,一边和他聊天。他说很奇怪在北京吃饭居然要排队,而在三亚,游客最多的时候也没有出现过。临走,他给我们一张名片,印着他老婆的名字——他们在春园有一个海鲜摊位,建议我们去尝尝。返回酒店的路程很短,但是中午的阳光让我们举步维艰,逃回酒店后才发现肚子饿了,可是已经累倒真的不想再挪一步。L得意洋洋地从包里取出真空包装的月胜斋的鸡,足不出户可以解决午餐了!酒店有个露天游泳池,下午3点的时候,我们开始游泳。W抱着游泳圈,像蝌蚪一样在水里蹬着小白腿前行,我看了忍不住笑了又笑。傍晚,我们外出觅食。沿着海边的马路走不远,在人头攒动灯火通明的地方停下,这里有很多海鲜小饭馆,一家连一家。我对这样的地方没有兴趣,价格、分量、卫生都无法保证,宁可到酒店去吃毫无特色的菜,可是L对于吃海鲜情有独钟,很想吃一顿。我们随机挑了一家,点了扇贝、鲍鱼和螃蟹,在称份量的时候店主把五花大绑的螃蟹扔到称上,我们抗议但是无效。点菜的时候,老板娘向我推荐文昌鸡,我坚持要空心菜,不到2分钟,她告诉我没有空心菜了,只有海南方角菜,我沉默,继续吃水果。然后,她又说,只有文昌鸡、海南方角菜和土豆丝了。我说,好!就要土豆丝。她斜睨了我一眼,转身走了。饭后算钱,200多块!事后L很生气,认为他们在称上做了手脚,我说也好,以后不要对这样的海鲜饭馆有幻想了。第三天用过早点,在酒店门口找了个司机,请他把我们载到亚龙湾的红树林,一路上和他聊天,知道他是安徽人,来海南已经8年了,在这里买了房子办了户口。我们同样谢绝他建议的旅游路线,直达我们的目的地。来到红树林,果然很舒服,服务生面带微笑彬彬有礼,感觉回到了文明世界(没有险恶的讨价还价和心怀叵测的建议)。建筑设计很有禅意。酒店的客房部像翅翼一样展开,与大堂垂直向内延伸的是一个三米多高的木制长亭,出售饮料和冰淇淋,人坐在里面可以享受海风而不必担心骄阳。最舒适的视角是朝向大海,眼前是一个人工湖,水面平静,和远处的园林形成落差,就产生了一个小小的瀑布。酒店的客房内部装饰我很赞赏,材质出色但是没有过度的奢侈。我认为装饰的高境界就是这样,天然材质,删减不必要的装饰,让人感到平静的色彩,尽可能多的视野,当然一切都要显得洁净。这是我对中国美的理解。中国另一种格调的审美,充斥着奢侈、糜烂、阴暗,我想也是存在的,但是,春秋战国,尤其是达到顶峰的盛唐所有的那种阳刚、大度、坦然的风格被人忽略了。渔夫在劝慰屈原的时候说:“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而屈原不愿意浩浩之白被玷污,终于投江。再如程婴杵臼对赵氏孤儿的承担,还有鲁仲连的高义,都包含了中国文化中审美的最高境界。如同品茶,高下自在人心。可是近来这种风骨凋零殆尽,报纸电视书籍上用下流的揣摩曲解历史解构文化,不知古人若地下有知作何感想。当然,“知我者春秋罪我者春秋”,司马迁说:“藏之名山,传之后人”,他们当然有心胸和智慧看开。我们在度假村里走了走,看到3个露天游泳池,池里深蓝色的瓷砖和满眼的绿色植物给人清洁的感觉。这么多热带植物散发着迷人的香气,开着艳丽的花,我想到各种警告,所以没有放纵自己的好奇心去触摸。在一片椰林里,支着若干网床,较为肥硕的L率先跳上去在里面摇晃,那树竟然纹丝未动!我们越看越心花怒放,一致决定先吃饭然后去海边。红树林里有三个餐厅,分别是西餐厅、中餐厅、泰国菜餐厅,目前中餐厅经营湘菜。当然去西餐厅,不必担心辣味,或者咖喱味。L点的是一种套餐,我和W点的是比萨,味道正常,结账的时候被告知还要加收15%的服务费(亚龙湾的多数消费都要加服务费)。迫不及待地披挂上阵,到了海滩。眼前的景色如同任何一张图片里的一样,海天一色,海水和沙滩都很干净。W像小犬一样跑过去,在一次次的潮水中尖叫。海滩上有两大排遮阳伞,用干的树枝编制而成,可以遮挡烈日的炙烤,伞下是躺椅。沙滩上外国游客与中国游客的比例大约是1:1,我可以看到很多有趣的现象。在人群中,我看到两对情侣,一对可能是从俄罗斯来的,他们显然正在热恋,女孩很高很瘦,身着粉色的泳装,两个人永远在一起窃窃私语;另一对可能是从欧洲来的,有一种相处多年的熟捻和默契,女孩的发色和眼睛让人难忘。就女士而言,外国人基本都穿比基尼式泳衣,不论身材和年龄,而且非常坦然;中国人则只有身材非常好的年轻女士才穿比基尼,一颦一笑都有“看!我是美女!”的心态,同时泳衣样式非常精致,缺少随意。就年轻男士而言,外国人的身材非常好,身材修长肥瘦适度,“胸中块垒多”,而我们的中国男士有两个极端,要么精瘦,要么肌肉松松长小肚子。所以我对L说,一定要减肥锻炼,重塑外形。转眼到了黄昏,我们在游泳池里又待了一会后回到房间,换好衣服准备外出觅食。由于入住的时候我们得到几张赠券,其中一张就是免费租用双人自行车,我们决定骑车外出探险。L在前面骑,我在后面骑,W坐在车尾的儿童椅上。服务生告诉我们如果超时,每小时50块。OK!上路了!酒店外边的马路是双车道,两边繁花密草,空气里弥漫着花香,路上少有行人,骑了不到5分钟,就到了百花谷。水果店、冷饮店、饭馆、时装店林立,中央区还有个露天的酒吧,大屏幕电视里播放奥运会赛事。人气很旺。我们在一家广式风味的采蝶轩里用晚餐。这家餐馆的菜价与俏江南相仿,我们点了凤爪、银芽榨菜炒肉丝、千章豆腐,菜肴的味道还不错,但是管理混乱,边吃边等,旁边桌上的一家在准备离开的时候最后一道菜闪亮登场。第四天我们非常期待红树林的早餐。事实上,我们也没有失望。就餐的地点在有户外餐桌的西餐厅,早晨的阳光被楼房的一翼遮挡,就餐的环境清凉、舒适。早餐丰盛,中西合璧。中式的包子、馒头、马蹄糕、点心,色泽悦人的小菜,炒面、炒饭;西式的各种面包,麦片、煎蛋、香肠、冷切肉、培根、色拉;各种饮料、热带水果。我冷静地面对美食王国,很小心地挑选食物。当然,我依然会看到庸俗的男人斜倚在凳子上,他的妻子大呼小叫地指挥自己的孩子吃饭,离去的时候杯盘狼藉,餐盘中超过一半的食物被弃置。饭后,我们再次骑着自行车探险,晌午的阳光强烈,但是骑着自行车让风从耳边吹过,那种恣意和自由让人惬意。我反复问W,害怕吗?可以吗?她平静地说:“我不害怕,你已经问了我好几遍了。”看来,她和我们一样享受。我们兜了一个大圈,这里酒店林立,干净、安静,令人陶醉。回到房间,再次换上泳衣到海边畅游。W真的开心极了。L把她抱到海水较深的地方,他们两个随着起伏的海水飘荡。我拿着照相机,在浅水处用长焦距给他们拍照,浪花不断地拍打着我,把我的外套打湿,W哈哈大笑。对于L来说,这是很有趣的一天,因为他在海滩上从阿婆手里买了四串珍珠项链。在海滩上的游客会发现身着深色衣帽的当地婆婆,肩挎、手拿、袋装无数的珍珠链子兜售。L想买几串给自己的姐妹,以减少自己如此舒适地度假带来的愧疚感。他的兴趣很快被一个阿婆捕捉到,向他展示了最好的项链(我确定是天然的,但是很大、瑕疵不少,戴上有暴发户之嫌)后,于是开始了长达四个小时的讨价还价。阿婆在我们旁边逡巡,并锁定,数次以“小弟,你好厉害,阿婆和你谈一谈”为开场白开始新一轮的谈判。若以我北方人的性格,可能早就谈崩了,但是L身为湖南人,非常有耐心和韧性。我实在不耐烦,带着W到泳池玩耍。回来后,四串珍珠项链到手。L非常得意,告诉我以低价成交,他说阿婆的谈判策略失误在第三次的让步太大,以至于L把价格侃到极限。当然,这个经历并非适用于每个人,比如我就没有这样的判断和谈判毅力。向晚,我们到百花谷一家广式粥店用餐,点了凤爪、海带丝、文昌鸡、鱼片粥、白粥、包子、牛肉盖饭,味道不好不坏,价格与采蝶轩相仿。第五天丰盛的早餐过后,我们决定退房,到三亚湾的金凤凰,途中到槟榔谷热带雨林和西岛游玩。槟榔谷是黎族原住居民的村落,坐落在山谷里,占地不大,门票居然是169元/人。开始L认为我们被骗了,所以有点闷闷不乐(事实上,门票就是这个价格,不论你认为值不值)。这个地方有自己的风格。据记载,唐朝鉴真和尚出海到日本遇到风浪,被吹到这里,当地的官府让出官宅迎养一年,鉴真和尚在这里开化众生。由此,本地人有了独特的宗教信仰和仪式(这个与藏族的密宗非常相似)。我们参观的当天是阴历7月15日,佛教的盂兰盆节,俗称“鬼节”,要祭奠去世的亲人。沿途我看到很多已经风干的牛头骨,有一处竟然两边各摆了11个牛头。在山腰的亭子里,服务员告诉我们,此处是祭祀场所,不能拍照。我想到孔子说过“毋不敬”,还有“敬鬼神而远之”,所以并没有向L做过多解释,其实遇到奇特的土著文化,只要一念诚敬,就不会亵渎神灵。走到雨林深处,我一回身,看到W怀里抱着一只20厘米长的正在吃甘蔗的小猴子!原来L同意服务员把小猴子给W抱一抱。这是一只10个月大的小猴子,眼睛又大又亮,几乎占了脸的三分之一,旁边的架子上还有一只1岁的猴子。W喜笑颜开,小猴子很大方,在W柔软的臂弯里吃自己的甘蔗。原来不远处有一个笼子,里面有10多只猴,这个品种的猴子体型偏小,就是成年猴也不过50厘米。这些猴子吸引了所有路过的孩子。一拨行人过后,周围安静下来,两只小猴子拥抱在一起。我很惊诧,服务生告诉我,它们睡觉的时候就会这样。好容易劝W离开猴子,我们来到一处索道,需要人挂在绳索上滑倒对面,大约300米的样子,下面是一个小山谷。因为W太小,服务员拒绝她上滑索道,W真的伤心极了,眼泪流了出来。我先滑了过去,心怦怦乱跳,很久没有做刺激的游戏了!划过去的感觉真好,就像放飞自己,从日复一日的生活模式里放飞自己,让心灵打开。然后是L,我和W在终点观看,看到一个又一个人惊呼着飞滑过来,有趣极了。快到山脚的时候,看到一处榨新鲜甘蔗汁的小摊,我想起20多岁的时候看台湾林清玄的书,他屡次讲到在南台湾喝又甜又凉的甘蔗汁,遂决定试一试。标价10块,我告诉摊主我们要15块三杯,否则就不要了。他无奈地同意了。W不喜欢甘蔗汁的味道,可是我如饮甘霖,也许是对青春梦想的眷恋吧!所以,食物的最好佐料是回忆、经历和梦想。离开槟榔谷,到了西岛。登上游艇,W开始害怕,她紧紧地偎依着L,一言不发。到了岛上,发现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海滩来说,我们去过亚龙湾,这里不算更好。可以潜水(当然亚龙湾也可以,不过据说大东海的潜水是最好的),但是需要排队。吃过几串烤串(海虾、鲜鱿鱼、干鱿鱼和两种不知名的鱼,味道不错),在骄阳下我们一无所获,就返回三亚湾。随同的司机听说我不去潜水很不甘心,一再建议被一再拒绝后非常不高兴,路上不再滔滔不绝,对L的问题用最简短的语句回答。我内心暗笑。行李放下,我急切地想吃饭,为了吃到海鲜,为了减少被宰的几率,我们决定到春园去碰碰运气。随便打了一个出租车,来到春园,根据名片按图索骥,找到上次偶遇的摊主——1排3号,这是一个很爽朗的当地女子。她带着L买海鲜,我在座位上喝茶。这里的茶很有意思,用荷叶包裹,里面是茶,在当时的情境下喝起来很不错。L回来后低声告诉我,这位大姐很实在,她帮助L挑选的海鲜单价都没有超过20块,而且在称分量的时候坚持让卖家把额外的盘子去掉。海鲜在我们选定的这个摊位上加工。很快就好了,海虾、扇贝、带子、山野菜,还有一种不知名的贝壳类。我和L肆意大啖,可惜W不感兴趣。新鲜,美味,而且不贵。餐后,老板娘一边照顾着生意,一边和我们聊天。她是一个精明能干的女人,家境殷实,对生活充满希望。我经常会对生活中的琐碎感到失望,从而缺乏热情,也正因此,我很喜欢和这样生气勃勃的人聊天,就像香港的电影里面,生活虽然繁琐、拥挤,但是永远乐观,不会放弃。这顿晚餐也使得我们的假期更为圆满。L迅速忘掉了上次的愤怒。第六天早晨8点半,飞机准时起飞,12点钟到了首都机场,我们回来了!这次旅行对于我是非凡的。因为W长到3岁多,我没有这样痛快地游玩过。以前带着她出门,都很不自由,或因为她太小,或因为回老家,周围亲戚满目。这次真的不同。我比较照顾自己的想法,W跟着我们玩,而不是根据W的要求调整我们的计划,这样下来,W更开心,从没有哼哼唧唧粘着人。事实上,对于一个成年人,生活工作都已经程序化,时间久了会有种无力感——面对庞大的社会,人像一只巨轮上的蚂蚁。而长期的模式会造成思维定势,比如工作中的患得患失,生活中陷入对细节的执著——衣着、日用的计较。旅行能够让人换一个视角,雄伟的自然界,人与自然的关系,文化的意义,当W和L酣睡,我独立凭栏远眺大海的时候可以清醒地思考这些问题。我想古时的行者也这般吧,只是他们更为朴素。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睹人青眼少,问路白云头。

展开更多酒店

三亚亚龙湾红树林度假酒店¥788起立即预订>

本文由金沙国际jsa-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金沙国际jsa三亚归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