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jsa】云梦山、爱人谷、宏村、南屏5日

2020-01-04 作者:生活   |   浏览(149)

发表于 2005-05-29 20:09

2005年3月29日 出发 今晚就要上路了,意想不到事情也发生了。今天早上一起床就发现自己失声了,很严重。昨天只是有点喉咙哑,至少还可以发出一点声音,不想今天却是一点声音也发不出了。我尝试了几次,全都无果。我有点担心和害怕,这一路可怎么走呀?上完一天的班,(无声的一天,所有需要有声的工作全部改以书写或电子邮件方式解决。)如平日一样,疲惫不堪。不同的是,今天的心情特别好。因为晚上就出发,去到另一个地方。失声依旧,痛并快乐着。 本来是准备乘坐机场巴士去浦东机场的,计划赶不上变化快,发生了突发事件-同行人内急,在龙阳路地铁站附近又找不到公厕,所以在车站与一位小姐和一位先生四人拼车,一人20元。大约19:10,早早地抵达了浦东机场。找了个座位,肚子有点饿了,吃自备的晚餐-面包、糕点和牛奶。之后就是程序化的check in,安检,在候机楼等侯。 上了飞机,发现了一件有点意思的事情:右脚刚踏入机舱,就听见一位乘务小姐用我听不懂的一种语言向我问好。一下子没有反映过来。进入机舱,才看见这班航班中至少有90%的乘客是韩国人,而且有种感觉,他们早已坐在机舱内。至少我从这些人的脸上读到他们中的大多有些许疲惫。难道这个航班是从韩国飞来的?是包机吗?我一个人在胡思乱想。此时,传来了乘务员的播音。在汉语、英语之后,是韩语。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飞机上听见乘务人员分别用三种不同的语言进行播音的飞行。 飞机顺利、平安而较为准时地抵达了黄山屯溪机场,那时约是22:00。走出机场大门前,请同行人给黄山家庭旅社挂了电话,告诉他们我俩的穿着,他们答应在火车站接我们。随后又给云海楼挂了电话,询问明天可否按照先前他们自己介绍的在火车站载我们去汤口,可是这次的答复却是否定回答。虽然他们没有明说,但是含糊其辞中就是这个意思。无奈,明天要我们自己找车子了。 出了机场,很方便就看见了出租车候车点。有个工作人员模样的人过来询问我们去哪里?火车站。顺便问了价钱。他说,15元一辆。随后给我们指定了一辆车。我们坐上车,看见车内除了驾驶员外,在副驾座位上还有一位男士。当时的一瞬,一丝的害怕顿时油然而生,再想到自己又无力发出任何声音,这种害怕就慢慢地弥漫开来。不知是不是那位坐在副驾座位上的男士想让我们消除疑虑,主动对我们说,他也是驾驶员之类,之后就询问我们今晚住哪里?联系好了吗?要去哪里玩?听说我们已经联系好了住宿,明天要去黄山,便一个劲地建议我们明早包他们的车子,说他们出的价钱是最优惠的云云。由于我们确实需要联系明天的车子,同行人被有些说动了,向我投来征求意见的眼光。我摇了摇头,淡淡的。副驾男士还扭着头,喋喋不休。好在不一会儿就到了火车站,终于可以耳根清静。我先下了车,一会儿就见一个男人向我走来。说了话,来的正是黄山家庭旅社的朱先生。夜深人静,即便是两个陌生人也是很容易相互辨认出来的。但同行人却迟迟没有下车。后来才知,付钱时司机说要16元,打表的。多一元钱,虽然觉得有些怪异,但是不想同他们计较了。向他们索要发票,不想,给的仅是三张五元的定额发票,那一元的发票却是无论怎么也拿不出了。朱先生听说了此事,说道,还打表,蛮奇怪的。通常就是15元一辆车。 跟着朱先生,走了约10分钟的路,到了他家。所谓的家庭旅社,其实就是他的家,一幢公房一楼的一户,改建成的可供客人淋浴和睡觉的地方。除了靠近门口的一间是主人住的房间外,还有3-4间用来供客人住宿。卫生间只有一个,淋浴、洗漱和方便都在这里,需要合用。好在我们到达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其他的客人都已洗漱完毕,不需要等待。在与老板娘的闲聊中,得知她自己也承接当地的旅游业务。知道我们已经安排好随后几天的行程和住宿之后,一丝失望的表情匆匆划过她的脸上。睡下,已是23:40。 小贴士: 1 请携带IC卡,除非你使用手机“漫游”服务,为电信事业作贡献。 2 在机场坐出租车去火车站,一般是15元一辆车。 3 屯溪地区的住宿 A 黄山家庭旅社,火车站附近,联系电话:0559-3360126或2345700; 40元/间,开空调另加收10元 B黄山国际青年旅馆(HOSTELLING INTERNATIONAL),火车站附近,电话:0559-2114522。 一般,35元/床位。 4 火车站的附近就有卖早点的铺子。 -待续-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黄山

本文由金沙国际jsa-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金沙国际jsa】云梦山、爱人谷、宏村、南屏5日

关键词: